威達電子報

漢源的街燈

來源:本站發布時間:2014-03-04點擊次數:

以往你到漢源去,或許多數是慕名漢源的花椒;現在你再到漢源去,可能會鐘情漢源的街燈了。

初冬季節,已有幾分寒意。有幸隨著川煤集團第一期文學創作骨干培訓班的學員到漢源采風。大巴車從雅安一路爬上泥巴山,到達漢源縣城已是傍晚。天氣微暗,路邊的街燈陸續開啟,給這小小的縣城抹上一層淡淡的橘黃色。或許是我過去學過幾年的風景油畫吧,對色彩比較敏感。猛然被這一排排彎彎曲曲擺布在半山腰的街燈發出的橘黃色給迷住了。

漫步在漢源恍若梯田曲線型的街頭,我不免關注起那一個個讓人著迷的街燈來。燈桿碗口粗,乳白色,約4-5米高,直直上去向兩邊分叉或是單頭朝向一邊。給人的感覺就像一根根小巧玲瓏的豆芽,整個街燈沒有華麗、富貴的身軀,沒有雍容、堂皇地顯擺,從上暉灑下的一束束或橘黃色,或乳白色的光束讓人倍覺樸實,無華,溫馨,實在,給人積極向上的追求感。

漢源縣,屬于四川省雅安地區,位于省境西部偏南,“5.12”汶川大地震波及漢源,舊縣城受到損毀。在湖北省對口援建的大力支持下,漢源人僅僅歷時三年,就因地制宜在漢源湖左側的半山荒坡上依山矗立起一座嶄新但并不華麗的新城。按說,他們完全可以把這座新城打造得更加漂亮些,更加華麗些,更加堂皇些。但是,漢源人沒有,他們心中非常透明,樸實,猶如這透明、亮麗、樸實的街燈。

夜色更加濃厚。想著傍晚入城時在進城要到處文化廣場一眼晃到的大型標志性群雕《揚帆起航》,就不由約上本單位的三個文友打的士去看看。司機男性,約四十來歲,一看就是個憨厚、樸實之人,很少的語言中不時透著漢源特色。我說,等會兒麻煩師傅等我們一下,我們第一次來漢源,要在群雕那兒照照相,到時加點錢就是。他答那里的的士車少,等等沒事。

司機念及我們首次來漢源,避開近路,有意帶著我們繞著半個縣城轉了大半圈。我們坐在出租車里不快不慢地穿梭在沿著半山腰曲回且清潔如洗的街道上,大家欣喜若狂。從車窗望出去,只見前方半坡上的街燈猶如鋼鐵廠噴薄而出的紅紅的、細細的、柔柔的鐵水劃出的一條條來回游移的優美曲線;又如春節夜里的小孩兒似地,雙手不停地揮舞著一根根金色的焰火。此時的我,完全被這金色的夜景所陶醉了,腦海中不由響起那首著名的民樂《金色狂舞》的曲子。

約半個小時之后,我們如愿以償,司機仍耐心地等著。單邊計程二元五,返回到目的地,出租車顯示雙邊計程五元錢。我不由一驚,真便宜。在老家的礦區乘三輪車,起價都要四元。我掏出一張十元小鈔塞給司機,說,麻煩你等了那么久,不用找了。他立時顯出一臉的為難,堅持只收五元,說,是好多就只能收好多。態度堅決,沒有一點回旋余地。最終,他竟然要把那十元從車門底邊的縫隙處扔出,我才趕緊如實給了司機五元才了結。

目送著出租車司機的遠去,心里著實讓人倍感親切和敬佩。我們沿著具有濃厚舊石器時代文化遺址的富林廣場拾階而上,那亮麗無華的街燈,那消失在夜幕中的出租車司機,以及漢源人樸實、坦誠、潔白、向上的從內心深處透出的質樸一直凝繞在腦際。緩步走到廣場頂端雕琢有“上善若水”四個大字的石砌牌坊,抬頭一望,一副對聯映入眼簾:上聯:碧水有情一湖清心映春秋。下聯:細雨無聲千山綠意載古今。心里默讀著這幅對聯,迎面吹來湖面的涼風,稍有寒氣逼人之感。但是,卻在字里行間浸透著漢源人一湖清心的亮麗情懷,就像那默默妝點著漢源新城的樸實中透著溫馨、亮麗中不顯華貴的街燈。(張國民

澳客彩票|官方网站